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媒体关注-->内容
重九,将自己烙印在时光里
发布时间:2019-11-20

  近日,都市时报收到一封读者来信,信中的内容,与重九起义和重九精神相关,都市时报编辑部决定全文刊发这篇文章。

  读者在信中说,这篇文章,算不上诗,只是一些个人化的情感表达。我们刊出此文,也并非因其文本的描写,而是因为这篇文章或许可以给当下一些启发,对于重九起义这样极具纪念意义的大事件,对于重九精神这样极为值得传承的民族精神,我们在纪念与传承时,可能有些新思路、新视角。

  从内容上看,本文打破常规,对重九起义中那些普通人耳熟能详的名字,比如蔡锷、李根源等没有过多描写,也没有着重于战斗的细节。比如,昆明城各城门的争夺战,或是北教场枪声的意外性与必然性等等。

  作者将更多的笔墨,放在了庾氏兄弟上,庾氏一门有“富国强兵”的家训,庾恩旸是滇军将领,在重九起义中是举足轻重的军官。后来,庾恩锡创办亚细亚烟草公司和重九牌香烟,兄弟二人均为“富国”“强兵”作出相应的贡献。

  从重九起义,到参与其中的一个军官,再到军官的家庭,以及家庭成员为继承重九起义精神而创办的民族企业与民族品牌,再到亚细亚成长为红云红河集团,重九升级为大重九。其间,作者表达了家国情怀、兄弟情义,个人与时代的关系,时代的发展与传承,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继承与发扬重九精神,是民族工业崛起以及民族品牌振兴(均以红云红河集团为例)的内在动力。

  实际上,作者的描述以及曾经的一些报道已经能够让人信服,重九起义虽已过百余年,但其精神不断传承,其中一脉,已经具化在了“大重九”这一个商品中。
我们并不是说,这就是重九精神传承至今的全部内容和形式。重九精神的传承深远、博大。但其通过一定的形式,呈现在一家企业、一件产品、一个品牌身上,却是难能可贵的。

  首先,对于重九精神而言,能通过一个产品或者品牌传承,会少很多说教的味道,人们更易理解和接受,传播范围会更加广泛。其次,对于产品和品牌而言,通过继承和发扬重九精神,丰富了产品的精神内涵,成为其发展的强劲动力。

  也就是说,重九精神和大重九之间的关系,对精神的传播和产品的发展都有促进作用。近年来,市场上“国潮复兴”,也是遵循同样的逻辑。所以,我们才说,文章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就像作者在文中所说的“用来路指引前程”。

  首先,云南的很多企业、产品、品牌其实都有“来路”,有传统精神的内核,挖掘它们,以丰富我们的产品与品牌,这对企业自身发展、对云南的经济建设都有利。其次,一直以来,对于如重九精神等极具价值的精神,我们虽知道其需要传承,但因为较为抽象和宏大,所以要践行起来不那么容易和有效。这样一来,精神传承的载体就很重要。

  “大重九”是重九精神的载体之一,在践行重九精神的传承方面,有经验,也有效果,无论是产品的包装设计,还是对产品生产过程中的管理以及对产品质量的要求,都为传统精神在当代应用、传播方面提供了一些思路。

  当然,我们希望类似的载体越来越多。在此基础上,重九精神的传承或许还应当有平台,比如举办文化节之类的活动。这样能在不同维度,通过不同形式更加深入地挖掘、应用重九精神,使其更好地传承下去。我们也希望,如重九精神一样,很多的传统精神,能找到适宜的传播载体,以及更多、更易被人接受的传播形式。

  此外,为便于读者阅读,我们根据文章的相关内容以及史料,为文章配以插画,一并刊发。

  

  1911年,重九日,久雨初晴的昆明城,夜色遮蔽万物,有人渐入梦境,有人在等待黎明。

  在时光的列车上,历史的笔尖蘸了蘸墨,打算写下新的一页,写下今晚。    

  北教场的第一声枪响,刺向夜空,接着,更多的枪声撕破沉寂,炮声隆隆,重九起义了。

  人们在梦境的混沌中被惊醒,看到弹光蔽天,在大地上,这光芒映射出将星闪耀。

  年轻的士兵向敌人发出嘶吼,引得他们胯下的战马也嘶鸣以对。

  子弹击中了他们,却难挡更多的他们奋勇向前,疾风暴雨般,攻城门、战军械库、决胜五华山,清王朝总督府的梁木断了、桅杆倒了,昆明光复了。各府、州、县传檄而定,云南光复了。    

  战场上硝烟散尽,历史仍在奋笔疾书,历史不由个人书写,也不单书写个人,只是,公者千古,私者一时,蔡锷、唐继尧、李根源、庾恩旸……

  重九起义,一干众将,彪炳史册。历史之所以写下他们的名字,或是要告诉我们,过往的人与事中,有我们的根与魂,历史说:用来路指引前程。

  所以,人们回望,

  所以,人们纪念。

  

  人们纪念,那个望族之后,那个同盟会会员,那个执教讲武堂的教授,那个参加重九起义的管带,那个出征护法的将军, 他叫庾恩旸。    

  1911年,他27岁,青春逼人,那是我们无法感同身受的青春。

  重九日深夜,庾恩旸会带着关键的炮营,打赢关键的一役,他会踩着大地的震颤,在炮声中,看着云南总督署在自己面前崩塌,他会迎来新一天的黎明,并迎来自己一生中的高光时刻。    

  1918年,庾恩旸34岁,风华正茂,却于贵州毕节遇刺身亡。他被追授其为陆军上将,墓表上,孙中山先生题——应为雄鬼。    

  庾恩旸一生,虽光华不及蔡锷,但平大理、征滇南,战无不克。虽名气不及唐继尧,可整肃昆明卫戍,让军队保护人民之精神,日益表现于社会,他能保境安民。

  挽救民族危亡,他银鞍白马,如流星飒沓,立下汗马功劳。    

  最终,他给这世界留下了一个英年早逝的故事,让人唏嘘、扼腕,所幸,有人承其志,重九之志。

  叁

  如今,我们知道他曾留学日本,学的是园林设计,我们知道他去过很多地方,也曾在政府任职。

  如果能将时间回拨到1922年就好了,回到昆明庆云街,我们或许能看到他,庾恩锡,庾恩旸的四弟,承其志者。    

  庾恩锡或许会站在庾园的门口,他长衫的褶皱里,或许藏着惆怅,可人们注意的,是他倔强的嘴角,牵动着眉眼间的智慧,人们会赞叹,这先生,文质彬彬。  

  这是36岁的庾恩锡,总是昂着头的庾恩锡。

  当一个人习惯高昂着头,他就为任何选择做好了准备。

  他准备接受上海南方烟草公司的失败,还准备成立一个新的烟草公司,亚细亚,和一个新的品牌,重九。    

  庾恩锡不是领袖,也不是天才。可当他买来设备,研究出配方,生产重九时,却要承担其一个天才领袖应该承担起的责任,这勇气,至今还让我们肃然起敬。  

  知庾恩锡者,谓其心忧,他产重九,要抵制洋货,要阻止外溢的香烟利权,要振兴民族工业,要唤起民族情结。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明,这是每一代有良心人的本能,可若非要追问初衷,或因庾家祖训——富国强兵。

  庾恩旸戎装而死,为强兵。庾恩锡贷款、卖地、产重九,为富国。在那个民族危亡的时代,选择为民族孤注一掷,彰显着这个男人的力量,很美,很高贵。    

  故事很长,长到尾声,1950年,庾恩锡告别了这世界。

  在最后一刻,他是拂衣而去,还是任由长衫在风中猎猎作响,吹去褶皱间的惆怅,没人清楚。

  人们传颂的,是他以重九烟承重九志。以重九纪念重九。

  故事很长,长到下一个篇章。

  

  97年过去了,重九现在叫大重九,内涵丰富,方寸之间,足以让人抚今追昔。

  追忆百余年来,这片土地上的,无数的仁人志士,    他们生于斯、长于斯、奋斗于斯,筚路蓝缕、薪火相传,    终玉汝于成。    

  今天的人们,仍栉风沐雨,但不用站在火炮震颤的大地上,他们站在震颤的机器旁。

  不用在夜晚的战壕里擦拭钢枪,他们在灯光下打磨自己的手艺。

  为的是,成为一个匠人,成为一个企业家,或者,一个知识分子……

  总之,成为一个这样的人,关心民生疾苦,关心百姓福祉。

  今天,重九精神不灭。    

  从重九,到大重九,重九之大,大在天下为公、振我中华。

  大在百年以来,未改的初心,以及持久的拼搏。

  从亚细亚,到红云红河集团,重九之大,大在我民族工业,已脱胎换骨,大在我们苛求完美的匠人精神,正让这事业日臻完美。

  重九之大,大在一个97年的品牌,正伴着悠久的岁月,走入光辉的殿堂。

  重九之大,是伟大。

  抚今追昔,毕竟时光匆匆。时光在每个人身上留下烙印,重九却将自己烙印在时光里,一个明黄色的印记,一方盒,似图腾般,代表着,重九精神,充盈着希望和勇气,长存于世。

新闻来源:《都市时报》  
841005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