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集团文化 > 风采 > 正文
在我成长中的公交和地铁
发布时间:2019-11-19

  我成长中的一部分,恰好与公交和地铁有关。

  老家在小小的县城,两条一眼就可以望通头的马路在城中心垂直交汇,构成了那里最为繁忙的交通要道。小学和初中时,学校距家不到一公里路,晃晃悠悠也不会超过半小时。那时,听出差回来的爸妈激动地讲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车水马龙的公交系统,仿佛天书一般,我实在想象不出,到底多大的城市才需要“长途客车”?天安门、东方明珠、公交……这些模糊而遥远的词语,成了我对繁华都市最初的向往。

  再大一些,上了高中,学校的距离远远超出了我从小到大的活动区域,不但要走完整条横向的主干道,还要接连爬上两个近30度的大坡。40多分钟的路程使得妈下决心买单车给我,哪怕一次次被偷还是一次次义无反顾地再买,终于,在买到第五辆单车的时候,我的高中顺利毕业了。

  三年的陡坡骑行,令我至今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不知道多少次,上坡的时候蹬不动了,我就下来推着车,像蜗牛般一步步使劲往上爬,惹得旁边飞骑而过的男生一阵鄙夷,常常盼望着家乡早点开通公交,让我们悲催的爬坡一族得以解脱。

  没想到,在武汉度过的大学四年,公交却成了我最熟络的交通工具。学校在武昌的城乡结合部,每到周末约上几个同学坐上公交,我们便可以直达市中心吃喝玩逛一整天。武汉夏天奇热、冬天刺骨,在市区和学校往返的路途间,有空调的公交便成了我们的首选,不管外
面天再冷再热,一挤上空调车便是置身于天堂,烦躁、焦虑一消而散就连狭小车厢里浓稠的空气都觉得清新起来。

  大四的时候,我和舍友霜姐定下颇为疯狂的毕业之约——到汉口坐一次轻轨,在武汉坐一次通宵公交。

  武汉轻轨在当时刚建了一年多,只在汉口区才有一小段试营运轻轨,距学校很远不说,关键是具体位置还无人知晓。在一个周六的清晨,我和霜姐意气风发地坐了2个多小时公交到武汉大桥边,再坐了半小时的轮渡横渡长江,又接着换乘了四五次公交(包括坐错的三次)才找到了所谓的轻轨入口。看到旁边告示三点以后停运,我们忙得来不及吃午饭就小跑着跨上了轻轨,尝试了短短几分钟的免费试行。说实话,当时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坐轻轨时只顾着累了,其它什么感受都真没有,只是那次从日出奔走到星夜的记忆尤为深刻。

  至于说好的通宵公交,连带上欣赏武汉一夜的美景,最后由于种种原因而搁浅,成为我大学一直想做而没做之恨事首位。直到此刻我还在想,什么时候约上霜姐,再圆我们的通宵公交之梦。

  08年奥运会开幕前四个月,为了实习,我住在北京城郊6个人一间的合租房里,到朝阳区京华时报社要坐1小时半小时的公交,再加上一个半小时的地铁。在北京,公交车几乎是老年人的地盘,别看文明奥运文明乘车宣传了那么久,上公交时经验丰富的老北京对你照样不会客气,“上不上啊到底,不上别挡路”,你明明没跟她挤,她还边吼着京片子边把你推得老远。几次这般经历之后,我学乖了,尽量靠地铁出行。

  还记得,早上七点不到的地铁站里熙熙攘攘,座位上清一色没睡醒的表情,弥漫着生活的坚持和无奈。有几次凌晨两点多下班,我一个人
走出空荡荡的地铁站,总能看到不远处有几个警察在附近巡逻,紧绷的心松懈下来,在这个偌大而陌生的城市里,第一次有了所谓的安全感。

  快毕业那会儿,听说老家的面积扩大了好几倍,总算是为公交车的出现创造了条件。可寒假回去一看,呀!两年不到的时间,家乡的主干道上满街都是疾驰而过的小汽车。对于这样一个不算大的小城,私家车多了,公交的存在便显得有些可有可无。运营的公交车又乱又脏,乘客大部分都是老人和进城逛街的村民,令我有些小小的失望。

  毕业后到昆明工作的第五年,这里终于通了地铁。试运行时,看到同事朋友都在微信上晒“地铁首秀”,我也想来尝鲜,谁知爸妈知道后,嫌危险硬是不让。一直到三个月后,经无数人安全鉴定完毕,我才能带着那份雀跃踏上了2号线。

  现在,我和大多数住在地铁沿线的人一样,能坐地铁坚决不坐公交,享受着地铁带来的高效、便捷和舒适。

  和其他城市不同,昆明的地铁许是因运行不久,人不多、干净、没有广告视频的叨扰,大家要么低头看手机、要么默默地看着前方,营造出一种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少有的清静。

  而我,就特别喜欢这份清净的味道。

  每次聆听地铁由远及近的轰隆隆声,坐在隔绝喧嚣的素净车厢里,见乘客上上下下、神态各异,看漆黑隧道呼啸而过,时间静得可以错乱起来!就像我只能这样无能为力地望着,这辆填满过去和回忆的时光列车,带着现在的自己,驶向未知的远方,没有尽头。而我不知自己将在哪站下车,出站后的世界是否还会一如所知?

  这是对未来的不确定吗?我不知道。

  地铁略过一处站台时,看到这样一句话——“地铁改变昆明,XX地产将改变你”。

  是的,公交、地铁……任何一种交通工具的出现,不但改变了这个时代、这个国家、这个城市,还深深影响、如实记录着其中每一个小小的我们,在过去、在现在、在未来。

新闻来源:昆明卷烟厂  作者:李芳雪
841758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