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集团文化 > 烟草文化 > 正文
历史与空间:明清烟草文化漫谈
发布时间:2019-08-26

  烟草这词在明清文献中有“淡巴菰”“淡巴菇”“担不归”及“相思草”等称谓,当中以“淡巴菰”最为常见。明清文人不解“淡巴菰”得名缘由,大多人认为烟草就是出自淡巴国的一种植物,显然是望文生义。

  根据现代学者考证,烟草原产自南美洲,而“淡巴菰”一词源自西班牙语Tabaco,是西班牙人模拟印第安人的发音而创造并用以称呼烟草的辞汇。由于吸食烟草容易使人上瘾,故烟草又有“相思草”之雅称。

  明末吸烟风气的兴起

  烟草于明朝万历年间传入中国,明姚旅《露书》称:“吕宋国出一草曰‘淡巴菰’,一名曰‘醺’。以火烧一头,以一头向口,烟气从管中入喉,能令人醉,且可辟瘴气,有人携漳州种之。”这是我国文献中关于烟草的最早记载。

  根据《露书》的记载,烟草由吕宋国(今菲律宾)传入中国,之后在福建漳州等沿海地区开始种植,继而扩展到内陆乃至荒寒的北方地区。

  明崇祯年间,汉人吸烟之风渐兴。浙江嘉兴人王逋称:“予儿时尚不识烟为何物,崇祯末,我地遍处栽种,虽三尺童子,莫不食烟”(《蚓庵琐语》)。

  崇祯十二年,明廷曾颁布禁烟条例,对吸烟者处以极刑,据称缘于当时北京(又称燕京)遭受清军侵扰,而“吃烟”与“吃燕”声近,触及明廷忌讳。

  与此同时,满洲贵族及八旗将帅也渐染其俗。故于崇德三年,皇太极颁敕了严禁“出境货买烟草”(《朔方备乘》)的条令。

  清代名臣嗜烟趣闻

  清康熙年间,吸烟风气渐盛。上自朝廷高官,下至平头百姓,大多染指烟草。其中,礼部尚书韩菼、侍读学士史贻直、陈元龙,为朝廷公认的三杆“老烟枪”。

  韩菼“嗜烟草及酒”,大诗人王士禛曾戏问韩菼说:我们都知道您有烟、酒的嗜好,视之如鱼和熊掌,如果二者不可兼得,您究竟选择放弃谁呢?韩菼沉思良久,回答说:我选择放弃饮酒。于是“众人为之一笑”。(《分甘余话》)

  史贻直及陈元龙也酷嗜吸烟,烟管不离手,这令厌恶吸烟的康熙帝大为恼怒。

  据称康熙南巡时,故意赏赐史贻直及陈元龙水晶烟管各一,二人欣然以所赐之水晶烟管点火吸烟,结果偶一呼吸,“火焰上升,爆及唇际”(《郎潜纪闻二笔》),二人顿时惊惶失色,跪立不安。康熙随后传旨禁止天下吸烟。

  然而,朝廷的禁止并未取得实际效果,当时吸烟之风已是不可遏止,以致“黄童白叟、闺帏妇女,无不吸之,十居其八,且时刻不能离矣。”(《在园杂志》)

  乾隆年间,烟风大盛。桐城派散文宗师刘大槐称:“举天下之无味而辛苦蜇其口,未有如烟草者也。自万历之季,闽人一食之,至于今,而天下之人无贵贱、贤愚鲜不甘而嗜之。”内阁学士纪昀更是嗜烟如命,烟杆片刻不离身,较之康熙朝史贻直及陈元龙这两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据说纪昀所用的烟斗特别大,足足能装下三钱烟,一斗烟可能从紫禁城吸到十里之外的海淀,人们戏称他“纪大烟袋”。

  纪昀有一天值朝时正吸着烟,忽然接到乾隆召见诏令,顿时惊慌失措,情急之中将烟杆插入靴筒中,疾步来到宫中,觐见皇帝。不料,那天乾隆帝召问的时间较长,纪昀靴筒中的烟斗开始起火,烧着了袜子,纪昀感到痛苦万分,呜咽流涕。乾隆见此情状,惊问其故,纪昀回答说:“我的靴筒内失火了。”乾隆急忙挥手让纪昀出宫。纪昀仓皇奔至宫外,脱下靴子,但见靴内烟火正炽,小腿皮肤已被严重烧伤,走起路来一拐一瘸。

  纪昀向来以腿脚便捷著称,相国彭元瑞曾戏称他为“神行太保”;自从遭受这次烟火之厄后,纪昀长久行走不便,又被彭元瑞戏称为“李铁拐”(《庸闲斋笔记》)。

  康乾年间咏烟诗文的盛行

  文人嗜烟,导致吟咏烟草蔚成风尚。他们有的出于对烟草的喜好。如纪昀犯法流放新疆时,还在发配地种植了“味至浓厚,而别有清远之意,颇胜他产”的北套烟草,并在《乌鲁木齐杂诗》吟咏其事;乾隆朝浙派大诗人厉鹗也酷嗜烟,他有感于“今日伟男、髫女,无人不嗜(烟)”,而吟咏烟作品却为数不多,于是“斐然命笔”,赋《天香》一词传诸同好。

  有的则出于长者的授意和师友间的唱和。如韩菼任翰林院掌院学士时,曾授意他的门生赋《淡巴菰》诗;著名词曲家李调元任广东学政时,曾以烟草为试题,命考生赋诗咏物,传为文坛趣事。

  在众多咏烟词赋中,尤以潘奕隽《菩萨蛮.咏烟草》、全祖望《淡巴菰赋》、厉鹗《天香》、边浴礼《一枝春·淡巴菰》构思精巧,主旨清丽,堪称咏物佳制。

  康、乾年间流传涉及烟草的作品,主要着意于刻画文人雅士或名门闺秀吸烟时的优雅神情,

  如晚清大学者俞樾《和於香草明经圆圈韵》诗云:“喣嘘呼吸亦徒然,高倚胡凾便是仙。含得淡巴菰一口,空中喷出总成圈。”据俞樾称,当时闺阁妇女以吐烟圈为风雅,其《天香》词题注曰:“吸淡巴菰,烟蹙日出之,一一皆成圆圈,亦闺中一技也。”

  此外便是表现武臣侠士吞吐烟云,决战沙场的豪迈。如方浚颐《书吴定州鲍宗轼》,称侠士吴定洲“好吸淡巴菰,手持三尺管,铁也,怒则挥之,人不敢逼视。”

  柏葰《陪都景物略.赋以大清一统天子万年为韵》则盛赞八旗将帅:“竹爇淡巴菰,口嘘云雾;决裁堪达罕,手控弓弦。”描画了烟枪将军横行战场的形象,非常搞笑。

  此时,文坛对烟草态度宽容,烟草文化十分兴盛。

新闻来源:香港文汇报  
841812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