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集团文化 > 风采 > 正文
马兰村的雪莲情怀
发布时间:2019-04-03

  从乌鲁木齐出发坐火车到库尔勒方向,中途会经过一个小站,名字叫马兰站,马兰站在马兰村外约10公里的戈壁滩上,今天的这个故事就是从马兰村开始。

  马兰地处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境内,天山脚下,戈壁荒原之上。马兰是一个小的地方,好像在地图几乎找不到它的存在,说道马兰,即使在新疆生活很多年的人,也几乎不知道它的存在。但是这个地方却曾经在上世纪共和国自力更生发展国防科技事业的宏伟蓝图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在马兰有这样一句话——“艰苦奋斗干惊天动地事,无私奉献做隐姓埋名人”。也是因为这句话,或者说马兰这个地方蕴含的精神,每次遇到压力大或者心情低落的时候,都喜欢到这里住上两天,体味这里别样的情怀。

  第一次遇到老张,是在马兰站到马兰村的半路上,相遇相识是从一根烟开始。那天从马兰站下车,因为手机没电,没办法联系车,就想从马兰站徒步到马兰村。尽管已经是七月流火的时节,但戈壁荒原的太阳依然毒烈到让人难以承受,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已经感觉要被晒化,只能到路边等待太阳落山再继续前行,毕竟在戈壁滩想打到车,这个可能性太小太小。

  穷极无聊的时候,一辆小皮卡在身边停下,“小伙子,去哪儿?这地方没得车。”浓浓的四川口音传来。“我要到马兰村,麻烦师傅捎一哈。”这时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激动的了。坐到车上,和老张聊了一会儿,老张似乎不太爱说话,有的没的干说着。递了一支平时最喜欢抽的“雪莲(软蓝)”,老张一下乐了,话匣子也因此打开。听他讲,他最喜欢抽雪莲烟,从几毛钱的雪莲抽到现在20多元一包,20年没换过。人与人的距离因为一支烟可以轻易地拉近,也是因为同样的一份“雪莲”情怀,我和老张开始了畅谈。抽烟的男人谈论起烟草,好像总有说不完的话,也很快可以因为烟而熟识。后来因为村子里的旅馆没房间,索性应老张邀请住到了他家里。

  聊天中得知老张是上世纪80年代只身一人从重庆到新疆的,先后在几个城市待过,最后在马兰扎根。老张讲,最开始在马兰的农场打工,那时没得钱买烟,都是卷莫合烟抽,后来有一次被评了先进,领导奖励了一条“雪莲”烟,对于还在住窝棚的老张来说,那是很珍贵的奖品。老张笑着说,那是第一次抽带滤嘴的烟,珍藏了好久,每天只抽半支,优雅的香气可以让他做梦都能笑。也是因为这条烟,坚定了老张为生活不断进取的决心,老张笑着说,那时就想有一天一定要过上每天都能抽一包“雪莲”的日子。

  时光如梭,白驹过隙,20年的时间,老张从一个打工的农民,逐步有了自己的土地,随着国家惠农政策的不断发展,老张逐步承包了一些土地,有了自己的葡萄园、农场和牛场,在马兰有了自己的家,住进了曾经都不敢想的楼房。20年的时间,老张从一个一无所有进疆打拼的青年,成为了今天在马兰村“有名气”的张老板。老张的烟也从几毛钱一包的雪莲,一步一步到2元一包、10元一包、20元一包、30元一包。变的是烟的价位,不变的是雪莲情怀,老张说这么多年就喜欢抽雪莲,朴实的农民说不出什么高大上的原因,只是喜欢。从马兰离开的时候,老张塞给我一包雪莲(细支1960),老张笑着说,儿子参加工作给买的,橙子味的,很喜欢……

  点了一支老张送的烟,捏破滤棒里的陈皮爆珠,天然的陈皮香与烟草香相互融合,浸润而舒适,回头望一下马兰,金色的阳光照在老张黝黑的脸上,映衬出普通中国农民异样的坚毅,一份马兰的雪莲情怀,勾勒出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农村发展的壮美图景。

  列车上播放着一首歌《马兰谣》,作为一个烟草人,我将铭记这份马兰的这份雪莲情怀,在人生的道路上,以勤勉尽责书写属于自己的篇章。

新闻来源:新疆卷烟厂   作者:赵亚奇
724988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