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集团文化 > 风采 > 正文
“大重九”烟标,一份金色的记忆
发布时间:2019-02-26

——记“大重九”烟标设计者严浚

  提起“云烟”(大重九)这一卷烟品牌,中国的卷烟消费者几乎无人不知。“大重九”香烟包装设计,属于商标装潢精品,在消费者心中留下深刻印象,足足经历了半个多世纪,至今仍在继续使用。那严谨的构图,新颖的图形,富丽典雅的色彩,现在看来也不失时代美感。今年时值“大重九”创牌96周年,近日,记者采访到了“大重九”烟标设计者严浚的子女,为我们讲述“大重九”烟标设计背后的故事。

  严浚生前系云南人民出版社编辑,1918年生于湖南长沙,于1993年去世。1949年下半年,严浚为昆明卷烟厂设计了“大重九”烟标;1956年,他又为昆明卷烟厂设计了“红山茶”烟标。半个多世纪过去,人们不会忘记严浚先生曾经在云南卷烟、商标装潢设计及云南烟草业的发展中作出的重要贡献。

  寓情于图,“重九”情深 

  “这是2006年,我在烟标拍卖会上拍下的父亲设计的原版‘大重九’商标”。手里拿着珍藏的“大重九”烟标,严浚的女儿严泌涓说,“父亲严浚擅长包装设计,‘大重九’、‘红山茶’等香烟装潢图案都是由严浚设计的,‘大重九’是父亲最自豪和珍爱的设计作品。”

  “重九”定名,有着重要的历史意义——1911年农历九月初九,云南革命党人响应辛亥革命,举行武装起义胜利,历史上称为“重九起义”。 

  诞生于1922年,承载着实业救国、家国情义的“大重九”品牌,经历了中华民族近一个世纪自强不息的历史。“大重九”所代表的历史事件也具有着鲜明的爱国特征,战争年代,战士用“大重九”的烟标纸书写家书。“重九”的成长,与民族命运紧密相连。

  1949年下半年,云南纸烟厂厂长苗仲华决心再造“重九”辉煌,一方面设计了30余种口味的样烟品尝,直至选中“重九”的最佳配方,另一方面广为征集并聘请有关专家对包装进行创意设计,严浚的设计是数十个设计图样的中选者。

  “重九”起义胜利,给云南人民带来幸福,成为云南人民永远纪念的日子。严浚用以形寓意的手法,将“99”二字组合于盾形图案内,比喻护卫有功、众志成城、全民抗战,绕以麦穗,寓意人民企业兴旺发达。

  “99”二字下方采用艾叶图案作大小不同的椭圆环状有机组合,不同形状的艾叶与“大重九香烟”五个汉字组成环形图案,镶嵌其中,烘托了“99”盾牌,比喻美好、吉祥。两者有机结合,形成一个庄严、肃穆不可分割的整体,给人胜利、幸福、隽永的感受。

  同时,为了提高图案的表现力,严浚增加了图案的投影,以立体投影形式加强图案的立体感、雕塑感,使这一直观形象在人们的视觉当中,幻变成一种纪念丰碑的形象,产生坚实、稳定、牢固、永恒的感觉。

  “大重九”卷烟采用云南优良品种“大金元”,色润而黄,在色彩上,严浚大胆使用了比较难以驾驭的黄色作底板颜色。烟标以云南陆军讲武学堂标志性金黄色为主色调,整个包装用金黄色满底,不仅象征“重九起义”金色秋天,也体现烤烟清香、质细味醇而色黄的特点。

  同时,整版黄色、朱红色盾牌与“大重九香烟”的蓝色底,形成了强烈的原色对比,使主体更加鲜明夺目,产生诱人魅力。“大重九”“盾牌”的红底色衬托“99”白字,环形艾叶的朱红色及环形内实底兰色衬托“大重九”白色牌名。

  “值得一提的是,不论阿拉伯数字‘99’,还是汉字‘大重九香烟’,父亲都没有使用印刷体,而是去手写工整的方块字,以增强品牌庄重、肃穆的含义。”严泌涓说。

  “大重九”卷烟一经问世,当即风靡全国,尤其是在抗战期间,不少卷烟消费者纷纷放弃外烟,改吸"重九",把吸“重九”香烟视为一种爱国举动。它随滇军出征而涅槃。在烽火连天的抗战岁月,“重九”深受抗战将士的喜爱,被誉为“爱国烟”“抗战烟”。“大重九”经典图案设计也一直沿用了半个多世纪还在继续使用,经受住了时间的检验。

  1956年,严浚还设计了“红山茶”卷烟图案。花的造型及红色花、绿色叶,包装纸满底的白色,令人神驰大理苍山的皑皑白雪,给人以红山茶“叶绿经霜硬,红花映雪肥”的想象;也令人向往云岭高原的爽朗晴空,给人以春城无处不飞花、红山茶更加艳丽的感受。

  初心不渝,“重九”相伴

  “父亲严浚上世纪40年代初就读于全国最高艺术学府国立艺专(中央美术学院前身),曾受教于著名画家潘天寿、陈之佛、邓曙光等著名美术家,这为他们以后的艺术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严泌涓告诉记者。

  严浚的儿子、今年69岁的严风杨介绍,严浚涉及的画种很广泛,美术作品颇多,有的在省内外、国外参展并获奖,更多的已先后发表或结集出版。   

  其中,严浚最早创作的《把握抗战的火炬》等漫画作品在1937年,不断鼓舞着抗战的士气;连环画《白鹅女》于1956年西南第一届连环画画展展出,获云、贵、川三省文化局优秀作品奖;油画《红军长征过盐丰》于1954年北京全国第一届美展展出;国画《边疆之夜》于1956年重庆西南第一届国画展展出……宣传画、年画、门画、书籍封面设计及插图,连年都有创作出版。

  严浚对于“重九”品牌的热爱,是基于他对云南烟草的和“重九”文化的认同。在严浚及其子女看来,烟标是记录烟草历史的文化符号,而拥有96年历史的“重九”品牌,则是云南烟草历史重要的见证者和实践者。

  “父亲今年诞辰100周年,我们打算将父亲的原版烟标捐赠给红云红河集团,让他的作品继续为行业发展发光发热。”严风杨告诉记者,历史虽已远去,而“大重九”烟标长久留了下来,和翠湖畔的云南陆军讲武堂一起向人们讲述“重九起义”的传奇故事,这也是父亲的初心。

  一枚烟标讲述一个故事,一枚烟标记录一段历史。2018年,“重九”品牌创立96周年,从“重九”到“云烟”(大重九),它作为穿越时代的经典,陪伴、激励、影响着几代人。为了让人们不忘“重九起义”历史,“大重九”烟标的主色和云南陆军讲武堂的主体颜色都采用金黄色,这无意间让人们对“重九起义”的回忆不再停留在黑白的影调中,让人们拥有了一份金色的记忆。

  一谈到“重九”历史,严泌涓总会翻开她珍藏的烟标册。烟标册里,父亲的那枚“重九”原版烟标平整地摆放着。“每次看着这枚‘大重九’烟标,就像打开那一副清晰的历史图卷。”严泌涓说。

  96年风雨历程,“大重九”执着前行、矢志不渝,为云南烟草充当开路先锋。“大重九”烟标作为香烟商标制作的经典之作,和“大重九”卷烟一同成长为经典。

  上世纪40年代,“重九”卷烟几经周折,最终由云南纸烟厂生产。1949年6月,“重九”卷烟更名为“大重九”。1963年,云南纸烟厂改名为昆明卷烟厂,当时生产的“大重九”在西南卷烟产品质量评比中获得了第一名。

  1978年末,“大重九”被评为轻工部优质产品;1987年,“大重九”被中国烟草总公司评为优质产品;1990年,“大重九”获得国际包装技术展览会金奖。
1999年,昆明卷烟厂提出了“还我重九”的口号,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对“大重九”进行技术攻关和工艺提升。技术提升后,昆明卷烟厂顺势推出了“红盾”“蓝盾”和世博会纪念版的“大重九”。

  进入21世纪,“大重九”进入了新的历史发展时期。现在,“大重九”已经逐渐从“国民烟”“爱国烟”发展成为彰显“云烟”品牌价值的“塔尖”。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对云南烟草尤其是“重九”文化的喜爱愈加强烈,对“重九”的集藏、宣传与研究愈加深入。

  “‘大重九’品牌历经近百年时间,沉淀的是情怀,坚守的是品质。”严泌涓说,“‘大重九’陪伴父亲一生,作为‘大重九’烟标的设计者,父亲一定为它的成长而发自内心的高兴。”

  作者:杜贵凯 王妍
724989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