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集团文化 > 风采 > 正文
在时光中沉淀的“重九情结”
发布时间:2019-01-14

  在云产卷烟中,“大重九”是云烟品牌价值的典范;而在云南烟标界,王天培则是一位响当当的收藏家。

  王天培对于“云烟”烟标的喜爱,源于他扎根于红云红河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昆明卷烟厂32年的时间;而王天培对于“重九”系列的喜爱,则更多的是基于他对云南烟草发展历史的“偏执”,对“重九”文化的认同。

  走进王天培家中,近乎在每一处角落都可以“发掘”到精美的藏品——5万多种不同时期、牌号的烟标,造型各异、材质不一的鼻烟壶、水烟袋、旱烟杆……

  虽然藏品众多,但王天培最钟爱的莫过于“重九”藏品。“我们这一代烟草人对‘重九’的喜爱是刻骨铭心的,它的意义远不止是一包烟那么简单。”王天培告诉记者,在他的收藏历程中,与“云烟”尤其是“重九”相关的历史物件,他都会不遗余力地收藏。

  在王天培看来,烟标、烟具是记录烟草历史的文化符号,而拥有96年历史的“重九”品牌,则是云南烟草历史重要的见证者和实践者。

  在王天培的工作室中,记者见到了他珍藏多年的“宝贝”——云南建水珍品紫砂汽锅。

  汽锅两端为兽首,锅体一面为双蟹戏水图上书“癸末秋日逢春写”字样,锅盖上书“调和鼎鼐”,落款“晋候吾兄雅玩、弟赵荫祖敬赠”。

  史料记载,1922年,庾恩锡离开上海回到云南,变卖家产,购置了云南第一代机制卷烟机,在昆明登士路创建亚细亚烟草公司。怀抱“工业救国”志向的庾恩锡,为了纪念农历九月九日,蔡锷将军等领导的推翻清政府在云南最后统治著名的“九九起义”,确定香烟名为“重九牌”。

  “这件紫砂汽锅是我在云南一次大型收藏品展览会上所得,它是云南建水紫陶工艺制作大师向逢春为云南机制卷烟第一人庾恩锡特制的汽锅,也算是‘重九’创牌那段独一无二历史的珍贵史料吧。”王天培说。

  一谈到“重九”历史,王天培总会翻开他珍贵的烟标册。烟标册里,从“重九”创牌的第一张宣传画至今,每一枚“重九”烟标几乎都可以找到。

  一枚烟标讲述一个故事,一枚烟标记录一段历史。“它们或动人深情、或引人深思,每次看着它们,我都像是在看一幅幅清晰的历史画卷。”王天培笑着说道。

  比如,有一枚印有“云南纸烟厂”字样的“重九”烟标,记录的是1943年1月10日云南第一家机制卷烟厂(云南纸烟厂)正式开工生产“重九牌”香烟的一段历史。那时候,许多爱国人士纷纷抵制“洋烟日货”,改吸“重九牌”香烟,因而“重九牌”香烟被广泛称之为“爱国烟”。

  另一枚烟标上“重九”前面加了一个“大”字,则反映的是1949年“重九”品牌正式改名为“大重九”的故事。

  再比如,1964年以后的一段时间里的“重九”烟标,下方都会印有“国营云南纸烟厂”的字样,讲述的是中国60年代国有经济发展的历史。

  ……

  时间有伟力,历史总会让人神往。沉淀越久,王天培对“重九”的喜爱之情反而愈加深厚。让他感到庆幸的是,除了诸多藏品外,他自己也是“大重九”成长道路上“辉煌”时刻的见证者之一。

  王天培还清楚地记得,1992年,昆明卷烟厂张灯结彩,开展了一次大型“大重九”纪念活动,各个车间、部门都做了与“重九”有关的灯展。“那时候我做的两盏灯,一盏是一个大型烟包,另一盏是金鸡的造型,都获得一等奖。”

  “1999年,当时我在昆明卷烟厂宣传部门,昆明卷烟厂提出了‘还我重九’的口号,我们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对‘大重九’这包烟进行技术攻关和工艺提升。”王天培介绍说,技术提升后,昆明卷烟厂顺势推出了“红盾”、“蓝盾”和世博会纪念版的“大重九”。

  1999年,“大重九”再次回归后,引发消费者追捧的热潮。

  “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得,到处都可以看的到‘大重九’的身影。”王天培回忆说,在昆明30家烟店里促销售卖的时候,每个销售点都排起了上千人的队伍,大家争相购买“大重九”,场面蔚为壮观。

  2007年,王天培正式退休,但他对云南烟草尤其是“重九”文化的喜爱愈加强烈,对“重九”的集藏、宣传与研究愈加深入。

  “进入21世纪,‘大重九’也进入了新的历史发展时期。现在,‘重九’已经逐渐从国民烟、爱国烟发展成为彰显‘云烟’品牌价值的顶级烟,我们也为能够了解到它的历史,见证到它的成长而发自内心的高兴。”王天培一边说着,眼中隐有自豪。他告诉记者,他正在做一本关于云南烟标文化的集藏手册,除了烟标的配图外,里面将会对云烟烟草的文化历史有详尽的描述,而“重九”会是其中一个“重头戏”。  

  “不管时代如何变迁,人们对‘大重九’的喜爱和品牌价值的认同不会改变。”在王天培看来,“重九”品牌历经近百年时间,沉淀的是情怀,坚守的是品质。

  作者:杜星霖
722572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