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集团文化 > 烟草文化 > 正文
这些与“烟”有关的诗,哪一首更深得你心?
发布时间:2018-12-21

  自明朝万历年间初入中国,烟草就被称为“淡巴菰”,受到文人骚客的喜爱。不少文人还纷纷为之填词作诗,留下了许多关于烟草的诗词佳作。下面就一起来欣赏一下吧!

《咏烟草》沈德潜
八闽滋种族,九字遍氤氳。
筒内通炎气,胸中吐白云。
助姜均去秽,遇酒共添醺。
就火方知味,宁同象齿焚。

  “氤氲”是云雾缭绕的意思,中国哲学里用该词表示万物由于相互作用而变化生长之意。“醺”指醉酒,“象齿焚”指烧象牙,这里形容吸烟如同燃烧贵重的象牙一样奢侈,可见,当时烟草是有名望的公卿或富贵之人才可拥有的,足见其珍贵。

  清朝诗人陈元龙有《吃烟之风传自塞外,今中华盛行,无不嗜之,戏咏四首》——

神农不及见,博物几曾闻。
似吐仙翁火,初疑异草熏。
充肠无渣浊,出口有氤氳。
妙趣偏相忆,萦喉一朵云。

异种来西域,流传入汉家。
醉人无借酒,款客未输茶。
茎合名承露,囊应号辟邪。
闲来频吐纳,摄卫比餐霞。

细管通呼吸,微嘘一缕烟。
味从无味得,情岂有情牵。
益气驱朝雾,清心却昼眠。
谁知饮食外,别有意中缘。

清气涤昏憨,精华任嘴含。
吸虚能化实,尝苦有余甘。
灂火寒能却,长吁意似酣。
良霄人寂寞,借尔助高谈。

  诗中的“神农”代指《神农本草经》,“博物”代指《博物志》。“茎”的意思是长柄,这里指烟袋。“承露”指的是汉武帝建造的接露水的铜盘。据传,当时的汉武帝将露水和美玉的碎屑一起服下后,与仙人照会。烟草最顶层的叶子尤为珍贵,被称为“承露”或“盖露”。这里将“承露盘”比喻为烟袋锅。“餐霞”是道家中的“服气餐霞”修炼功。“灂火”是松明火,这里指烟火。

  关于烟草的种植、采收场景,在清朝康熙年间李清芄在他所著的《竹枝词》中也多有描述,诗中描述道:

隔年编草搭蓬庐,
护惜烟苗得长无。
三月掘蚕时打岔,
趁晴收摘淡芭菰。

  在清代,吸烟并非男子独有的嗜好,吸食者中不乏有女子的身影。清代女诗人朱中湄在《美人吸烟图中》也表现出对烟的爱不释手。 

《美人吸烟图》朱中湄
惜惜佳人粉黛勾,
轻罗窄袖晓妆新。
随风暗度悲笳曲,
馥馥轻烟漫点唇。

  清代有位著名的女诗人名叫沈彩,也是嗜好烟草之人。她曾写下一首《食烟草自哂》,诗中这样写道:

自疑身是谪仙姝,
沆瀣琼浆果腹无。
欲不食人间烟火,
却餐一炷淡巴菰。

  女诗人幻想自己是一位谪居世间的仙子,不喜琼浆果腹,却单单喜爱“淡巴菰”。女诗人直率地告诉世人,在她看来,“淡巴菰”非“人间烟火”,而是与琼浆玉露同样美味的食物。

  阅读了以上的“烟诗”小伙伴们更忠于哪一首呢?或者小伙伴们有自己喜欢的“烟诗”也可以在下方留言,期待你不一样的“烟诗”。

新闻来源:素材来源于东方烟草报  
696725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