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集团文化 > 风采 > 正文
三代缘
发布时间:2018-05-10

  60多年前,云南省昆明市北郊的上庄村有家卷烟工厂,那时候和附近机床厂、重机厂比起来那儿不算大;和周围的啤酒厂、罐头厂相比那里的工作特别苦。也许是命运,也许是缘分,有一群人在那里扎下了根,成了“昆烟人”。后来,在上庄村的土地上他们盖起了新厂房,装上了新机器⋯⋯

  外公与新机器

  1988年11月底的一天傍晚,北京的街头寒风凛冽,一辆脚踏三轮平板车载着两个身穿笔挺羊毛大衣,脚踏黑色亮头皮鞋,手提牛皮公文包的老头儿急匆匆地穿行在长安街上。当三轮车行经天安门广场的时候,他们情不自禁地挺直了腰杆,表现出特别豪迈的气势,好像是接受检阅的队伍一般。

  这平板车上的其中一人就是我的外公彭家鳌。那时正逢昆明卷烟厂“七五”技改,厂里需要引进新的设备,外公和同事受命到北京参加谈判。早晨出门的时候,外公还特意用两条“云烟”作交换叫到了一辆出租车,保全了作为大企业谈判人员的形象,没想到谈判结束后却因为没有外汇兑换券,打不到出租车,只好用一辆脚踏三轮平板车代步。每次听这个故事,想象外公的狼狈样子,我总是忍俊不禁。

  自1953年参加工作,1956年调到云南纸烟厂后(昆明卷烟厂的前身),外公的一生就和烟机设备结下了不解之缘。虽然只有小学文化,他却是画图的好手,不仅能够把需要加工的零件画得精准无误,还对图纸有超强的记忆力,一个齿轮有多少齿,都好像被他刻在了脑子里。但是这些能力并不是天生的,而是通过坚持不懈的刻苦学习和努力钻研得来的。外婆现在都还时常念叨,年轻的时候,经常自己一觉醒来,外公还在台灯下翻查资料。

  1973年,外公有幸参与了昆烟历史上的第一个技改工程——“四五”技改,在周善生厂长的带领下,通过广州的机械进出口公司从英国莫林斯公司引进了一组MK8D型卷接机组,结束了云南不能生产过滤嘴卷烟的历史,也使昆明卷烟厂成为中国烟草行业率先引进和使用外国先进技术设备的厂家。1981年外公再次参与了昆烟“六五”技改工程,与中国技术进出口总公司的人员一起赴英国、联邦德国、荷兰等国家进行设备考察,辗转3个月,终于从英国狄更生公司引进了烟草行业第一条进口制丝线。

  从昆明卷烟厂设备科退休的时候,外公的书和笔记本堆满了家里的半间屋子。新技术飞速地发展,新设备很快代替了曾经熟悉的老设备,但这些东西他始终舍不得丢掉,因为它们记载了外公、外婆最美好的理想和年华,也记录了昆明卷烟厂的发展和变迁。

  父母的爱情

  1979年知青回城的母亲最终还是听从了外公的建议考入昆明卷烟厂工作。其实,当工人并非她的理想,19岁的年轻女孩一直梦想着每天能穿着漂亮的衬衣和高跟鞋站在昆明最高档的酒店大堂里做一名接待员。但是,父母却坚信烟草是一个更有前途的行业,硬是让女儿放弃了已经找好的工作。

  母亲是个乐观的人,很快就适应了新的工作环境,她觉得开卷烟包装机一样能为社会主义建设做贡献,每天都干劲十足。只是,学徒不是那么容易当的,她经常因为找不出故障原因而手忙脚乱,有时还因为完不成机台的生产任务错过了吃饭时间。这种时候总会有一个人出现在她身边,帮她处理好故障,还帮她去食堂打好饭菜,这个人后来成了我的父亲。

  说起这段往事,父亲总是笑眯眯地说:“我在的3号机和你妈妈在的4号机就隔了一条输送带,这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这时母亲就会气呼呼地说:“刚开始根本看不上他,后来不知怎么就嫁了?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就这样他们已经吵吵闹闹过了三十多年。

  改革开放以后,“云烟”在市场上供不应求,工厂的生产任务也越来越繁重,夜班经常要从下午5点干到第二天清晨。1986年父亲当上了值班长,他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中,家里的担子都压到了母亲身上。那时母亲除了要完成自己的工作,还要一边带着年幼的我,一边完成夜大的自学考试。有一次她实在是太累了,满肚子的委屈无人倾诉,就把半夜加班回来的父亲锁在了门外。

  后来母亲被外婆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在老彭家,工作是最最重要的正经事。终于所有的努力都没有被辜负,1990年我的父亲彭俊峰当选了首届云南省优秀班组长。这本小小的荣誉证书一直被母亲珍藏着,每次搬家看到这本证书,母亲都会说:“那时你爸觉得车间里的机器声比录音机里的音乐都好听。”

  时光荏苒,母亲已经退休两年多了,但是她对工作的热情依旧不减,成为昆烟离退委的一名片区管理员,继续为小区里的退休职工服务。他们约定等到父亲明年退休以后就出去旅行,好好利用这段宝贵的时光把以前缺少的那些浪漫都补回来。

  我也成了一名“昆烟人”

  大学毕业的时候,昆烟的招聘目录里刚好有我所学的专业,父亲希望我能回来工作,但是我坚持到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继续攻读硕士学位,去完成初中时就憧憬的留学梦。完成学业后父亲希望我能留在国外,我又偏偏选择要成为一名昆烟人。这个不听话的女儿似乎总有一堆理由来惹父母生气,却还说得头头是道。

  国外生活的经历让我更加懂得了祖国的意义,也更加珍惜家庭的温暖,多少年过去了,我仍然清楚地记得小时候家里防盗门上的如意标志和里面的四个大字“爱厂如家”;我仍然清楚地记得昆烟食堂里美味的腌菜炒肉和青椒洋芋丝;我仍然清楚地记得父亲工作的车间里卷包设备那隆隆的轰鸣声。我想回家,而在我的家乡我不知道还有哪一个行业比烟草更适合我。所以坐上飞越大洋的航班,通过竞争激烈的考试,我终于如愿以偿地成了一名昆烟人。

  也曾有人问我,在昆烟当工人,你的专业是不是都荒废了?我坚定地告诉他:“不会。我的同事当中名校毕业的人还有很多,在一座现代化的工厂里,成为专业的工人就是我们努力的方向。”从卷烟机操作工、物流登录工、办公室秘书、卷包质检工,到宣传管理员,7年多的工作经历让我的简历变得越来越丰富,也让我找到了工作的乐趣所在。其实,大学的专业并不是要为职业生涯画一个不能逾越的框,而是带我们走一条有别样风景的路,在哪里转弯都是自己的选择。

  有时人生不能一帆风顺,突然间家庭的变故给了我重重的一击。在最脆弱的时候,我发现给予我最大力量的竟然是我的工厂。她不仅给了我稳定的收入,还在我的身边安排很多善良的人给予我精神的支持。有时候我觉得昆明卷烟厂像一床冬天里的大棉被,既包容又温暖,让身处其中的人总能在困境中生出许多勇气。现在我已经走出阴霾,重新回到了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甚至我觉得自己成长了许多,对工作和人生都有了新的领悟。

  96年栉风沐雨、砥砺前行,昆明卷烟厂早已成为昆明市最具代表性的工业企业,“昆烟人”也成为广大员工引以为傲的职业身份。现在,每年都有数十名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人才汇聚到这里,成为新一代的“昆烟人”,我们与昆烟的情缘必将一代代延续下去,续写出更多或美好、或感人的故事。

新闻来源:昆明卷烟厂  作者:彭涛
696725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