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集团文化 > 风采 > 正文
拾阶觅书香
发布时间:2017-11-28

  我想要成为的阅读者,要能乐在其中,要能空杯接纳,也要能判断选择,在直观的喜欢之上,如果有能力选择一些有益于身心愉悦,获取信息增长知识,再可能启发思想,甚而能有机会自省自知的书,当是幸事。

  读了这么多年书,也自诩为爱书之人。既然喜欢,我总以为该梳理一下喜欢的原因,以及坚持的理由。而这,也是对为什么读书,怎样去发现和阅读一本书的解读。

  对一本书或一篇好文章的喜好,我把对其文字表述技艺的理解作为了分界点。简单的说,以往,我会痴迷于文字的美感。我眼中的文字就象魔术,矫捷轻灵,变幻万千。当不同的组合后,就能展现出隐含的无法表述的意境。这样的意境包括在情感、喻意、不同语境中的理解,这绝非简单的叠加效果。就比如“小楼昨夜又东风”,在不同的环境不同的心境中,有着迥异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再诸如《红楼梦》中,香蓌学做诗时曾言到,“‘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想来烟如何直?日自然是圆的:这‘直’字似无理,‘圆’字似太俗,合上书一想,倒像是见了这景的。” “诗的好处,有口里说不出来的意思,想去却是逼真的;又似乎无理的,想去竟是有理有情的”。以此,已足以表达文字所展现的其特有的有趣和魅力。我们所喜欢的、痴迷的也正是以文字的功底、技巧来表达出的意境。

  文字的影响是递进的、渗透式的。从对文字本身美感的迷恋开始,直至有一天,我爱上了逻辑。一定要追溯这改变的源头,大概是从《理想国》开始。一向局限于小说散文的阅读惯性,突然之间被打破了。艰涩、刺激,畅快、新鲜,一气呵成,手不释卷。而后的王小波,那只特立独行的猪的一段生命记录,让我从读书的缠绵中惊醒。我开始喜欢上这个思维跳跃、时时刻刻都在探寻人生框架和视角合理性的作者。以快节奏的逻辑,串连起似乎不通常理的表象之间所有的关联,从而让你在阅读时产生无穷快感。这段时间的阅读如果用一幅图来说明,就如从前面对一池清泉,青衫素袍、卷书吟诵,有一天,终于张目远眺、目光炯炯。这之间的变化,是从感受到思考的转变,是从沉浸其中到跳出方界的酣畅。当呈现一个现象、描述一个过程后,我喜欢在这个题目下,做出答案,补充这现象和过程的两端,即原由以及结论,以完整链条去探求本质。这是一份自己出题的考卷,是一个有趣的信息加工游戏。从此,读书变得干净利落了。书的魅力,在文字功底之上,是知识,是能力,是有趣的探求。

  知识有限,精力有限,自然认知也有限。混乱混沌纷杂中,每一个人都有必要建立健全三观,这也是读书的益处。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可是,现实条件下,我们并没有条件行万里路。因此自然是读书来得更便利快捷。该读什么样的书?不鸡汤,不娇情,真实、客观,重视逻辑,在感悟、梳理、思考中,或肯定、或建立、或重塑,在思与辩中形成你的观点和立场,找到自己与社会的关联坐标,在不同的经纬度中,最终,你会发现你找到了自己,且在找自己的一路跋山涉水中,也完善了自己,这,何乐而不为。

  自由,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翱游,是一种多么美妙的体验,在读书这件事上,两者合一了。在书的海洋里,你可以去尝试理解奔腾万里翱游四海的快乐,可以去探寻你想要的答案,可以不期然邂逅你完全陌生的一切,这一切,包括知识、情感、世事以及人性。

  我的书架宽大简洁,我的书从不归类整理,我更愿意随意地摆放它们,这样它们也是自在的。与其让它们规矩地在那里等待我,我更愿意如一个阅兵者,宠爱地看着它们,慢慢地找到它,成就那一刻文字与心情的相遇,这是缘份,相当棒。

  “好的文字会成为文明的一部分,代代相传。尤其是那些深入人心的文字富含的洞见,会抵消掉文化中的糟粕,使我们打包传递给下一代的精神食粮,有更多滋养、更少毒素”——这是我最近读到的,对写书者而言直指文字书写意义;对读书者而言,利落且清晰的帮助优化你的选择,去选择一篇充满智慧、有新颖观点、有正向能量,有启发意义的文章。我喜欢的作者,应该是不迎合、不趋从、不苟且。韩寒说,“你若喜欢,便是晴天,你若讨厌,也是晴天”。我想要成为的阅读者,要能乐在其中,要能空杯接纳,也要能判断选择,在直观的喜欢之上,如果有能力选择一些有益于身心愉悦,获取信息增长知识,再可能启发思想,甚而能有机会自省自知的书,当是幸事。当身处这一过程时,书传递的给我们的是力量。

  “云在青天水在瓶”。 情感如是,读书如是,生活也即如是。

新闻来源:调研室   作者:丘琪
409829514